昨天那股超乎自己想像的辨事能力~~

今天如洩氣的氣球~~攤軟一地~~~~

去總公司~~嗯~~我忘了我是被追殺~~

還是一時興起的追殺別人~~~~

總公司居然沒幫我們跟廠商訂紙卷~~~

而二天後就要放空城了~~如果沒人追殺我~~~

那就代表大家都累了~~和我一樣好累好累~~~

但讓我氣到的是........大家在那推來推去的感覺~~~

突然覺得 笑裡藏刀  應該是從險惡的社會偷偷萌芽的惡物吧~~~

也許沒錯  但也沒有一定是對的~~~

而當你做事的方法主管不喜歡時就是錯的~~~

衝有時候是我目前事情最直接的方法~~~

"緩一下 想一下"的想法~~~但我怕我會逃掉~~

所以我寧可赤裸裸的面對恐懼~~~~

雖然傷痕累累~~

但還是學不太會教育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

接著一直電話連絡~~我很幼稚的和別人抱怨這真的不是我的事的事~~~~

打回去給店鋪真的有點被氣到~~~我只是轉達~~結果一直要我去用紙券型號給他

他才能"幫"我叫訂~~~

又是幫我

為什麼不是幫"我們"呢~~~

有一個主管應該是聽不下去了~~

直接叫我把電話給他~~~~

這次的問題完完全全都是店鋪和總公司總務對應上的問題~~~

卻又好像變成我的問題~~~~

我的迷糊我很清楚~~~只是我的任勞任怨是我最自傲的資產~~~

但我遺忘很久的感覺~~"事情做完最重要的感覺"

好像也遺失了~~~

 

逛了一圈  夜也偷偷的深了~~

捎來的是我明日預期的疲憊~~

 

我真的只是在想而己嗎~~~不知道~~~

但這些時間來~~認輸也是一種避免讓自己傷更重的方法~~

也許 世上的賭局都叫"台灣牌"吧~~

投降輸一半~~雖然 不只輸一半

但至少還可以留一下一點的殘喘

PS:我感覺得出來我情緒的異常~
     但很難叫人正常~~~星期五休假休得成嗎~~~

 

 

 

wan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